当前位置: 主页 > 天气预报 >

DQ朱凯?理所当然 反对派盲撑自绝于民

发布日期:2021-10-17 21:34   来源:未知   阅读:

参加乡郊代表选举的朱凯?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反对派随即上纲上线,在特首质询会上搞事,又在立法会上提出辩论企图炒作事件。选举主任取消朱凯?参选资格,原因是他鼓吹“港独”、“自决”违反基本法,不符合参选公职资格。这既是香港选举的法律界线,也是政治底线。朱凯?根本无心服务村民,参选不过是为了试探、挑战特区政府的反“港独”底线,居心不良,最终头碰南墙完全是咎由自取,也反映所有鼓吹“港独”、“自决”人士都不可能再参选香港公职。反对派盲撑朱凯?不但是颠倒是非,更是公然为“自决”分子撑腰。九龙西补选的结果已经清楚表示市民希望立法会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搞政治挑动对立的政客如李卓人之流已被市民唾弃,反对派仍在死抱老黄历只会自绝于民,承担沉重的政治代价。

反对派日前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提出在下周立法会大会休会辩论朱凯?DQ事件。反对派的要求不但无理,更是无聊。朱凯?被DQ法理道理俱在。《乡郊代表选举条例》第24条规定,乡郊代表的候选人要签署声明,表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选管会今年10月15日发表的乡郊代表选举活动指引,亦引入“确认书”的做法,确保候选人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朱凯?鼓吹“港独”、“自决”,并且拒绝回应选举主任的查问,按照前几次选举的做法和经验,选举主任完全有理由取消其参选资格。反对派要在立法会上辩论事件毫无必要,更是故意挑动事端。

DQ朱凯?合法合情合理无可置疑

朱凯?一直主张“自决”,他自己也承认这个事实,“自决”属“港独”一种,主张“自决”者不能参加香港公职选举,既是法律的底线,亦是“一国两制”的底线,刘小丽在刚过去的九龙西补选被取消参选资格,也是采用同一个标准。既然“自决”分子不能参加立法会补选,朱凯?自然也没有资格参加村代表以至其他选举。事实上,村代表同属香港建制一环,根据《乡郊代表选举条例》参选人同样必须声明自己拥护基本法。而高等法院在陈浩天的选举呈请案中清楚指出,选举主任有权判断提名人有没有实际上符合有关要求。按普通法原则,高等法院对选举主任权力的解释,亦适用于乡郊代表选举的选举主任。即是说,选举主任绝对有权审核以至否决其参选资格。因此,整个DQ过程完全是合法合情合理。

必须指出的是,朱凯?参加村代表选举,并非是有意服务村民,相反不少村民指出多年来在村内根本不见朱凯?的身影,也未见过他服务村民,他的参选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DQ底线,藉参选测试DQ范围是否包括村代表以至区议会选举,为自己将来参选试水温。二是借此挑战特区政府的反“港独”底线。朱凯?是一名“自决”分子,更是一名“暗独”分子,公然提出将“港独”作为港人一个选项,与刘小丽及“香港众志”是一丘之貉,他参选目的就是要挑战反“港独”底线,假如这次选举主任未能严格“把关”,必定会令这些“自决”分子更加有恃无恐在各级选举中播“独”。因此,这次DQ朱凯?绝对有必要。

这次事件既是法律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既关系选举把关,也关系对“港独”的遏制。在这个问题上,中央及特区政府都没有任何妥协空间,朱凯?的发难绝不会改变到任何事实,“港独”“自决”分子要进入建制只是痴心妄想。但令人不解的是,一向表示不支持“港独”和“自决”的传统反对派政客,在事件中竟然不问是非的盲撑朱凯?,甚至不惜在立法会上搞事。

反对派死性不改只搞政治不理民生

早前特首林郑月娥到立法会接受议员质询时,就遭遇反对派议员叫嚣捣乱,最终令每月立会质询首度被迫取消。这个立会质询原意是增强行政立法的交流和沟通,是林郑特首向立法会展示诚意而推出的新猷。然而,反对派却将质询会当成搞事做骚的平台,为了袒护鼓吹“港独”、“自决”的朱凯?,公然破坏会议进行,白白浪费了一次宝贵的交流机会。及后,反对派更企图在立法会上炒作事件,提出所谓辩论云云,幸好被建制派议员否决。反对派的行径再次表明他们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只搞政治不理民生的不堪面目。

香港目前有多少经济民生问题需要解决?贸易战对香港经济民生的冲击,市民的生计及发展,难道都比不上一个“自决”分子的仕途?反对派盲撑朱凯?暴露他们至今仍死性不改,仍没有从九龙西李卓人惨败中汲取教训。反对派在补选一败再败,说明市民要的是发展和民生,要的是做实事、为港人谋福祉的议员,而不是在议会做骚,挑动对立,搞“港独”、“自决”的祸港政棍。反对派看不清民情向背,看不到社情民意,仍在搞对立政治的一套,只会输得更惨。

来源:香港《文汇报》  作者:王国强 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香港广东社团总会荣誉主席兼首席会长

  • 上一篇:广西妇联“公益日”募捐1420万元
  • 下一篇:没有了